书店里的公开课探讨“柏拉图式的爱情”

2019-01-22 22:43:48 围观 : 151
网址:http://www.dressinsight.com
网站:众益彩票

  北京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昝涛选择的题目是“托普卡珀的哈哈镜——从伊斯坦布尔看世界”。“在演讲中,我将北京与伊斯坦布尔放在一起比较。北京自古至今是首都,土耳其则已迁都。这种穿越与对比,更容易让读者理解”。 昝涛认为,讲一场“书店里的公开课”,听众与学校里的学生有很大差别。他的原则是“就低不就高”。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听懂,并对这个话题产生兴趣。他说:“学术不一定是阳春白雪、高深莫测。”“通俗不是庸俗”。先刚强调,“要把学术的本义讲出来,用大家可以接受的方式来讲。” “许多人对柏拉图式的爱情简单地理解为‘无性爱情’,因此很多人不接受这样的爱情。他们之所以不接受就是基于对之简单、错误的理解。其实它不是一个简单粗暴的规定,而是爱情中的一个过程。”先刚讲述了柏拉图式的爱情的丰富含义,不能把它公式化。“这样的爱情,柏拉图自己也不会接受。” “许多人对柏拉图式的爱情简单地理解为‘无性爱情’,因此很多人不接受这样的爱情。他们之所以不接受就是基于对之简单、错误的理解。其实它不是一个简单粗暴的规定,而是爱情中的一个过程。”先刚讲述了柏拉图式的爱情的丰富含义,不能把它公式化。“这样的爱情,柏拉图自己也不会接受。” 北京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昝涛选择的题目是“托普卡珀的哈哈镜——从伊斯坦布尔看世界”。“在演讲中,我将北京与伊斯坦布尔放在一起比较。北京自古至今是首都,土耳其则已迁都。这种穿越与对比,更容易让读者理解”。 这堂公开课是为纪念“三联·哈佛燕京学术丛书”出版20周年举办的活动。该丛书的出版始于1994年,旨在推选中青年学者的原创学术的作品。20年来,丛书推出了近百种学术专著,并建立了独立、严格的学术评审体系和遴选制度。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先刚为准备这堂“书店里的公开课”,专门写了一篇1万多字的论文。这是先刚第一次在书店做这样的公开交流。在该套丛书中,选有先刚的《柏拉图的本原学说》。为了贴近读者,他放弃了这个题目,而是用“何谓‘柏拉图式爱情’”这样通俗的、大众化的标题。 近日,三联书店邀请到丛书中的4位作者,也是目前学术前沿的人文学者:荣新江、先刚、昝涛、茅海建,走进书店,将学界的最新课题和他们的所思所想呈现在读者面前。该丛书责编曾诚说:“我们不以卖书为目的,而是旨在让学术贴近大众。” 据昝涛介绍,该丛书选择出版他的学术作品《现代国家与民族建构》时,仅修改、编辑就花去两年多时间。在图书出版“拼速度”的时代,这很少见。 “三联·哈佛燕京学术丛书特色突出。首先,丛书选用中青年人文学者、社科学者的专门论著。中青年学者出书本就困难,三联为他们提供了出版路径;其次,该丛书作品均经过了严格的专家筛选,没有后门可走,也不讲人情面子;第三,该丛书选题宽泛而又有侧重。我们不但要‘拿来’,而且还要‘送去’。”作为该丛书学术委员会最早的主任,季羡林曾这样说。 昝涛认为讲述者应该“给读者一个系统的,不一样的视角去看问题。”先刚则想用自己的公开课,改变大家对柏拉图式爱情的简单化理解或是误读。 “这是我国学术出版的方向。而现在,许多学者自己掏钱出书。这一方面,使出版社在学术选题上无法把关,反之,也淹没了很多优秀的学术专著。”曾诚希望更多出版社能支持年轻学者出版学术作品。 编辑们认为,正像季羡林所说,丛书的宗旨是:只求有利于学术,不求闻达于世间。 “爱情”这一主题吸引到众多读者,尤其是女性读者。“晚上7点半的讲座,提前一个小时座位已被占满,过道上也坐满了人,很多人站着听了一个多小时。先刚教授脱稿解读了柏拉图式的爱情,天马行空。”一位读者这样描述现场。 有业内人士说,事实上,公开课不是一个新概念。许多大学在网上设置公开课,电视以公开课的方式普及知识,如《百家讲坛》。书店里的公开课有何不可? 这堂公开课是为纪念“三联·哈佛燕京学术丛书”出版20周年举办的活动。该丛书的出版始于1994年,旨在推选中青年学者的原创学术的作品。20年来,丛书推出了近百种学术专著,并建立了独立、严格的学术评审体系和遴选制度。 中国人的爱情观和柏拉图的爱情观有什么区别?柏拉图怎么解释欲望?柏拉图是双性恋还是同性恋?这是日前由北京三联书店举办的题为“何谓‘柏拉图式爱情’”的“书店里大学公开课”的讨论话题。 “爱情”这一主题吸引到众多读者,尤其是女性读者。“晚上7点半的讲座,提前一个小时座位已被占满,过道上也坐满了人,很多人站着听了一个多小时。先刚教授脱稿解读了柏拉图式的爱情,天马行空。”一位读者这样描述现场。 据昝涛介绍,该丛书选择出版他的学术作品《现代国家与民族建构》时,仅修改、编辑就花去两年多时间。在图书出版“拼速度”的时代,这很少见。 目前,在三联书店,公开课已举办过3场。据曾诚介绍:“中国的学者很少面对公众做普及性的讲座。反之,大多数读者对他们也不熟悉。学者和大众都在书店公开课里寻找彼此的契合点。” 昝涛认为讲述者应该“给读者一个系统的,不一样的视角去看问题。”先刚则想用自己的公开课,改变大家对柏拉图式爱情的简单化理解或是误读。 近日,美国历史上5大最年轻的总统奥巴马排第五第一上三联书店邀请到丛书中的4位作者,也是目前学术前沿的人文学者:荣新江、先刚、昝涛、茅海建,走进书店,将学界的最新课题和他们的所思所想呈现在读者面前。该丛书责编曾诚说:“我们不以卖书为目的,而是旨在让学术贴近大众。” 中国人的爱情观和柏拉图的爱情观有什么区别?柏拉图怎么解释欲望?柏拉图是双性恋还是同性恋?这是日前由北京三联书店举办的题为“何谓‘柏拉图式爱情’”的“书店里大学公开课”的讨论话题。 目前,在三联书店,公开课已举办过3场。据曾诚介绍:“中国的学者很少面对公众做普及性的讲座。反之,大多数读者对他们也不熟悉。学者和大众都在书店公开课里寻找彼此的契合点。” “正是因为严格的选择和编辑,它的学术价值才获得认可。许多当时出书的年轻学者,如今都已成为该领域的权威。”曾诚如是说。有读者评价说:“从该丛书的书名即可窥见我国20年来学术重心的变化。” 昝涛认为,讲一场“书店里的公开课”,听众与学校里的学生有很大差别。他的原则是“就低不就高”。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听懂,并对这个话题产生兴趣。他说:“学术不一定是阳春白雪、高深莫测。”“通俗不是庸俗”。先刚强调,“要把学术的本义讲出来,用大家可以接受的方式来讲。” “正是因为严格的选择和编辑,它的学术价值才获得认可。许多当时出书的年轻学者,如今都已成为该领域的权威。”曾诚如是说。有读者评价说:“从该丛书的书名即可窥见我国20年来学术重心的变化。” “三联·哈佛燕京学术丛书特色突出。首先,丛书选用中青年人文学者、社科学者的专门论著。中青年学者出书本就困难,三联为他们提供了出版路径;其次,该丛书作品均经过了严格的专家筛选,没有后门可走,也不讲人情面子;第三,该丛书选题宽泛而又有侧重。我们不但要‘拿来’,而且还要‘送去’。”作为该丛书学术委员会最早的主任,季羡林曾这样说。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先刚为准备这堂“书店里的公开课”,专门写了一篇1万多字的论文。这是先刚第一次在书店做这样的公开交流。在该套丛书中,选有先刚的《柏拉图的本原学说》。为了贴近读者,他放弃了这个题目,而是用“何谓‘柏拉图式爱情’”这样通俗的、大众化的标题。 编辑们认为,正像季羡林所说,丛书的宗旨是:只求有利于学术,不求闻达于世间。 有业内人士说,事实上,公开课不是一个新概念。许多大学在网上设置公开课,电视以公开课的方式普及知识,如《百家讲坛》。书店里的公开课有何不可? “这是我国学术出版的方向。而现在,许多学者自己掏钱出书。这一方面,使出版社在学术选题上无法把关,反之,也淹没了很多优秀的学术专著。”曾诚希望更多出版社能支持年轻学者出版学术作品。